Sitemap Rss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侠行天下 >> 阅读文章

脆哥脆儿脆力作《我在金城庸吧之奇遇杂谈》[收藏]

来源:逍遥峡谷 发布时间:2011-01-12 浏览1条评论
内容简介

脆儿脆,人称脆哥,是金庸吧知名美女吧友、前吧主:那年,我已在私塾读了几年书,跟公孙师傅学了一年舞,自己买了把筝——没弹没明白就搁置了。父母看我一天闲得打狗掐猫,踢妹撵弟,实在不像样子,就给我一些银子,让我出去走走,见见世面,学点江湖礼仪。既然行走江湖,我先买了把短刀防身。然后来到一个叫庆城的地方。呆了半年,和市民们混得挺熟 ,还交了一些朋友,可惜时间久了,又觉得此地缺少些文化氛围,于是出得城来,忖思着下一站去哪。

相关关键词:金庸   脆哥   脆儿脆   回忆录   金吧  

本文链接:http://www.icoa.cn/a/445.html [复制网址]

那年,我已在私塾读了几年书,跟公孙师傅学了一年舞,自己买了把筝——没弹没明白就搁置了。父母看我一天闲得打狗掐猫,踢妹撵弟,实在不像样子,就给我一些银子,让我出去走走,见见世面,学点江湖礼仪。

既然行走江湖,我先买了把短刀防身。然后来到一个叫庆城的地方。呆了半年,和市民们混得挺熟 ,还交了一些朋友,可惜时间久了,又觉得此地缺少些文化氛围,于是出得城来,忖思着下一站去哪。

正值春日,桃红柳绿,小溪淙淙,郊外的景色十分宜人。忽然一匹黑马从身后驰来,马上是一位青年,蓝衫蓝帽,身材挺拔,面貌清秀,但时有乖张之色。他从我身边掠过,斜眼看了我一眼,我高兴地说:咦,你不是庆城的小捕快小蓝么?你要去哪玩?带我一个!

小蓝说:你是脆儿脆,就是巴比伦子。我讨厌你。

我愤愤地说:你又发什么神经,巴比伦子不是庆城那个癫人么 ,嘻笑怒骂,疯疯傻傻,时而高雅如鹤,时而睡泥如蛤,我根本不是他,你明知道!

小蓝说:我不在庆城了,我跟县老爷闹翻了,辞职不干了,现在去金城混。

我说:金城很不错啊,我看过很多金书的,我也去,行么?

他哼了一声:爱去不去,关我P事!要去自己去,我没空带你!

说罢,一提缰,竟自顾自地骋远了。

不带我?切,谁稀罕,我又不是雇不到马车,识不得路,再说人家可是最爱看散文家狄仁杰写的言情小说“推理集”的。沿着小蓝的马蹄印,我不费吹灰之力,顺利到了金城。

金城果然气势不凡,城门宽阔高大,青砖斑驳,显露出深深的历史底蕴。来往行人或江湖豪客,或文雅书生,均相貌堂堂,气宇不凡,我进得城来,四处张望,啧啧有声:好地方,这回没来错,这里一定很好玩。

来了就要投宿,我凑近路边一位男子,说:这个地方哪有好一点的客栈啊?

那男子戴一顶花帽,身穿黑衣,不过20岁年纪,却满面成熟老道,道:你要问路,也不尊称一句“前辈”啊?

我说:前辈,你好。

男子道:好说,我叫永远的文哥。这里没有人不认识我。你要投宿,城中间最大的那家客栈,足足占了个半个城那么大,叫庸吧客栈,所有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武功好的辩论强的美女帅哥都在那里会聚一堂,你去吧,不会失望的。

我大喜:谢过文哥。有空也来庸吧喝酒,我请。

文哥大笑:好说好说。我现在要出城去推城推几把骰子。回见。

庸吧客栈很好找,红砖墙,琉璃瓦,漆黑的栈牌高高挂,上刻金色大字“金城庸吧”。我满心欢喜地走进去。立刻有小二来招呼: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我说:小二,我要住店。

那小二却说:NONONO,我不叫小二,我是一品堂。

我说:一品堂?你是西夏来的武士么?

小二说:我是这里的一品跑堂——鼻涕虫没鼻涕,简称一品堂,你可以叫我鼻涕哥。看你独身女子投宿,给你个又安全又亮堂又通风又朝阳的天字二号房 吧。

我说:好啊。还要有24小时的热水,我要洗澡。

鼻涕虫说:要水得去城里最大的水铺订购,那的当家叫杨锦华,全城的水现在都由他负责。热的凉的喝的用的。很便宜,一钱银子,你可以随便用,随时送货,方便快捷。

我说:好,我一会去找他。

先欣赏一下庸吧再说。庸吧很大,光客房怕就有几千间,难怪要占据了半个城。说金城即庸吧,也不为过。庸吧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大厅,足足有上百张桌子,居然张张都客满,坐满了形形色色的客人,放眼望去,个个都是景观,人人都是故事,我最爱看热闹,看故事了。要了壶酒,一盘牛肉,坐下来,慢慢看,慢慢听。

有的桌子很大很粗糙,上面摆满了大碗酒大块肉,周围坐的多是络腮胡子坦着胸毛的大汉,在高声论武,听他们的互相称呼,有的叫潇轩子,有的叫真宅男无双,有的叫剑神卓不凡,有的叫风流少帅,还有一个白面小生,白衣白剑,面目清秀,性格却火暴,叫盒子52。论了一会,突然砰的一声,吓了众人一跳,却原来是这群论武者太激昂,不断以掌击桌面,竟把偌大的一张红木桌给拍塌了。只见跑堂们仿佛对这种场面司 空见惯,也不生气,也不惊慌,只上前默默地打扫完毕,换了一张更结实的桌子,添了一桌更烈的美酒。

有的桌子很精致秀气,坐了一圈女子,摆几杯香茗,在谈诗论画,端详了一会,便认得了,温柔如水的叫水慕宁,长发的叫繁华。拿了只笔,在纸上涂涂写写,又连声叹气的小丫头叫浓睡不消残酒愁。开朗爽快的叫至爱少将。说着说着就弄把胡琴,高声唱起来的叫蓝颜知已。

有的客人,不盘踞在某张桌子上,却是走来走去,一会跟论武的谈谈阵势身法 ,一会跟姑娘们聊聊脂粉艳事,比如一个英俊的青年,却绰号貌似犀牛的,喜欢找姑娘吵架。还有一个自称是在扶桑留学归来的锦衣男子,腰间一块洁白的玉佩,叫那森须王。(我问:您的名字也是日本名么?他说:咋那么没文化呢,这是复姓,我姓那森。叫须王。正宗中国名,跟朝中弄臣赵本山的猪腰子脸一样正宗。)还有杜半杰,蝴蝶等人,都是如此。

正看着,走过来一位四十余岁的男子,面带病容,身材瘦削,拍拍我的左肩,微笑着道:姑娘是新来的么?我是这家客栈的掌 柜,水下看鱼。

我说:掌柜的好。

看鱼说:不用客气,叫我鱼哥就行。这里的姑娘都这么叫我。

我说:鱼哥好。这里有几个掌柜的啊?这么大的客栈,一个人管不过来吧?

看鱼说:一共有三个掌柜的,二掌柜叫颜二文三,三掌柜叫劳尔。不过颜二现在出门求亲去了,劳尔要准备明年上京考状元,晚上才来栈里打理事务。平时就我守在这儿。我是个宅男掌柜,见笑了。

我说:颜二求亲去了?那岂不是马上有喜酒喝了?

看鱼呵呵笑道:未必,颜二看上了本城姬举人家的大小姐“我有点姬冻”,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颜二对鸡冻小姐 一往情深,坚持逢双日必去求亲一次,直至鸡冻答应下嫁为止。今天是双日子,也是颜二第一百零一次求亲的日子。

我大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想那鸡冻小姐也不会是铁石心肠,早晚颜二掌柜的会抱得美人归的。

看鱼笑道:但愿如此。

正聊着,从楼上走下一个少女,头上扎一块嫩黄手帕,走到看鱼跟前,说:师傅。

我说:这是您的徒儿么?倒是长得可爱。

看鱼说:这是我的徒儿岳小柔。

岳小柔对我点点头说:姐姐好。我是神经病。

我有点晕:鱼哥,这啥意思?

看鱼笑着拍了拍岳小柔的肩膀,说:上楼歇着去吧,现在不忙。别忘了吃药。

小柔恹恹地点点 头 ,又上楼去了。

看鱼对我眨眨眼:可能是青春晚期症候群。所以她爱说自己是神经病。没关系,人总会长大的,这病也会不治而愈。

我又忍不住大笑。看鱼这人脾气真好,虽然不那么有趣,倒让人觉得耐心温暖。

说着说着 ,酒没了,我说,一品堂小二,给咱添点酒,要5度的,太烈了喝不了。

此时,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子,秀才模样,边走边喃喃吟诗: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我说:兄台,你走好,差点撞到人。撞到 我这样的不怕,撞到论武的,怕不要揍你一顿。

那边,浓睡跳起来说:诗词的灰烬!师父,来这边坐。

诗词的灰烬说:不坐了,我在找东西。

我说:你找什么,在金吧丢了钱袋么?

他说:我丢了一只袖子,到处找,也找不到。

我道:你的衣服上也不缺袖子啊,不是好好的都在么?

诗词的灰烬苦笑了一下,道:曾经有一只很好的衣袖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时才追悔莫及,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我问浓睡:这人是不是看大话西游看疯了?

浓睡叹息道:唉,一言难尽。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诗词在屋里兜兜转转了一圈,见众人皆忙着,无人理会,又跌跌撞撞地吟着诗,出了客栈门,直向南去了。

正低头吃茴香豆 ,只听小二道:二掌柜,您回来了,今天可成功了么?

抬头看去,却是一个长衫青年,长得端正精明,此时却郁郁不欢。他就是客栈的二掌柜颜二了。

颜二说:别提了。太让我伤心了。
颜二走到厅中间,突然仰天长啸:鸡冻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 呢?为什么我每次去求亲,你都说:“聊天可以,交往什么的就别再提了。”555555~~~

众人都笑,纷纷上前安慰颜二。看鱼拍了拍颜二的肩膀,说:去喝杯酒歇会吧,女人的心海底针,哥哥我也是过来人。

此时,进来一个高大的男子,衣着平常,满面笑容,儒雅不凡。众人皆笑着和他打招呼:百金,今天可来得晚了些。
我问鱼哥:百金是哪位,人缘挺好的嘛。
鱼哥说:百金是城里有名的聪明人。中过秀才。知识面广,性情也好,和黑白两道都聊得来。家里富有,还娶了本城最大的钱庄的女儿,并生了个胖儿子,可谓春风得意。虽然有很多红颜知己,可他老婆对他极之放心,也不管他,所以他常常来客栈喝酒玩乐。

我说:鱼哥,为什么你明明在夸他,却面有一些不悦之色呢?

鱼哥一惊,笑道:哪有,只是他一直想买下这间客栈,自己当老板,我毕生心血都在这里,不想放弃。所以见面时有些芥蒂在心而已。没事没事的。

只听旁边有人哼了一声:什么富贾一方,文才武略,一件长衫穿了三年也不舍不得买新的。百金就是个土鳖!


循声望去,说话是貌似犀牛。捏着杯酒,斜眼看过来。

百金也不生气。笑嘻嘻说道:你好啊,最近千山没发短信和你聊天啊?

犀牛闻言,变了脸色,说:发又怎样?我怕了他,却不怕你。

百金哈哈一笑。不再理犀牛。却走近看鱼身边,道:看鱼老儿,我兑下这客栈的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看鱼面色一沉,道:这件事,你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是不成的。不用再提了。
百金依旧笑容满面:天下就没有不化的冰 ,不动的峰,一千年后,海平面都要上涨四米呢,你一个金吧掌柜,还以为是万年基业不成?瞅你这病病歪歪的,没准哪天一蹬腿,就便宜了颜二劳尔这些人,不如趁早卖给了我,收了银子,买些良田美妾,好生过活,有何不美?

看鱼口拙,只是摇头不肯。百金凑近了来,低声道:死老儿,信不信我一杯酒毒死了你?叫你固执如牛!哈哈哈~~~说笑说笑。

一转头,百金看到了我,说:这姑娘英姿飒爽,是新来城里的吧?有空我带你转转,买些上好的胭脂水粉啊。

我微笑道:好的好的。只要你不毒死我,去哪都成。

百金哈哈大笑:客栈中,人人都知我爱开玩笑,姑娘别认真了才好。

突然,一股浓浓的酸味涌过来。望去,门口进来两个男子,均瘦弱书生模样,不同的是,一个脏兮兮,摇头晃脑,酸腐不堪,一个似乎是个病人样的郎中,戴着方巾,太阳穴上贴着块膏药。
脏书生喊小二:上两斤陈醋。一碟花生米。

我奇道:百金,他们到这里为何不叫酒,却叫醋呢?
百金忍俊不禁,道:他们是这城里有名的铁搭档,千山与石头。那内功——练得出神入化,已达到以醋当酒的境界了,我等俗人,万万不能比拟。

只听石头低声与千山道:千山兄,不如今日便喝茶吧,醋是不能再喝了,我喝得头痛。
千山道:石头,你才看了几本内涵的圣贤书,就喝不得醋了?这样下去,怎能达到孔孟圣人的境界?
石头不敢还嘴,只说:头痛头痛。要不明日再喝。
百金笑道:千山,你是嫌酒贵吧,你替别人家孩童抄写千字文百家姓的入账,买不起酒喝吧?
千山猛抬起头,怨毒的眼光直射过来:百金,你仗着有几个臭钱,平日里尽欺凌老子,老子明日打个驴车,到你家门口,发血滴子要你的命。
百金拍掌大笑:赶紧凑驴费啊,凑铁打炼血滴子啊,要不我明儿可能去埃及看金字塔,没空招呼你呢。

犀牛也在一旁恨恨地说:百金这厮是可恶。该杀。
忽见千山怨毒的眼光亦向自己射来,想到往日里和千山的过节,及千山怪异的行径,不禁打个寒战,不再说下去。只去一边喝酒。

门口蓝影一闪,我跳起来高兴地喊:小蓝小蓝,我在这儿,来一起坐啊。

小蓝和两位陌生男子一起走进客栈,各人手持弓箭,似刚打猎归来。小蓝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喊什么喊,我跟你很熟么?这是我的两位新朋友,林少侠和阿青。你像样点,别叫人家笑话。

林少侠是个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温和可亲,对我笑笑,说,你就是脆儿脆?你很喜欢看热闹啊?不如加入我们围观组啊。
我说:好啊好啊。
阿青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秀气乖巧,粉雕玉琢的小脸十分可爱,我忍不住想伸手捏捏他,看了看小蓝的脸色,没敢。
我坐到小蓝身边,说:我看了半日,觉得这庸吧客栈里,暗潮涌动,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蓝说:人正不怕影子歪,你怕什么?娘们叽叽的。
我委屈地说:我本来就是娘们……你们打猎去了么?
林少侠说:是啊,我们去打魔兽了。
我说:下回能带我去么?
阿青说:好啊,我可以教你。
小蓝却说:不行,我不爱带女人打魔兽,你咋这么缠人呢?自己找人玩去!

我怏怏起身,看鱼说:脆,你可以先上楼睡个觉,晚上客栈里人多,非常热闹,而且今晚有特别节目“钢筋大战52”,会很有趣的。

我说,好的。便上楼去睡了。房中高床暖枕,女跑堂的体贴,还在被子中洒了几点花瓣,一觉睡得又暖又香。

醒来时,天色已暗,窗外已悬起一枚杏黄的月亮,不远处,有一座尖尖的塔,耸在深蓝色的夜里,神秘而宏伟。

门一响,一名小二,唤作藏经阁和尚的,端了一盘香粥进来,笑道:我们三掌柜的说,姑娘初来本地,怕脾胃不合,先吃碗粥暖暖胃,然后再进正餐为好。

我说:你们三掌柜的真是有心。和尚,那塔是什么来头?是佛家之地么?

藏经阁和尚说:不,那是本地有名的建筑——谜楼,是本城最爱猜谜的聪明人会聚一堂的地方。姑娘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去猜谜玩。

我说:好。

吃罢了粥,忽然想起看鱼说过,晚上有比武的精彩好看,赶紧梳洗,换了身衣服,出门下楼。转过二楼拐角,突然听到一间房里有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在大嚷:太不像话了!这么大个客栈,连个帅哥都没有么?老娘要练床上七七四十九式!没有人配合怎么成!快去给我找来,银子少不了你的!

一个小二从门中出来,摇头叹息,径下楼去。

我听了,又惊又笑,想,江湖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还有大叫大嚷找帅哥练床上功夫的。不知这样泼辣的女子,是什么性感美貌的样子?不亲眼见见,真是可惜了。
忍不住好奇,我凑近门缝,便向门里张望。

一望之下 ,却是吓了一跳,门缝中居然也有一双眼睛,在望着我!

门突然开了,开合处现身的,却不是我想像中的红抹胸,绿腰带,风情无限的妇人,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扎两只小辫,一双大眼漆黑如点墨,几里骨碌的,俏皮逗趣。

她说:姐姐,你在干嘛呀?
我说:也没干嘛,只不过在偷窥。
她说:偷窥什么?
我说:想看看你屋里那个会床上四十九式的高人是什么样子呗。
她说:我屋里没别人,那高人就是我。

我骇笑:你才多大,练这种功夫干嘛?

她说:我叫爱莱无限,我从家里跑出来玩的。路上遇到一个道士,说卖给我一本书,叫床上七七四十九式,要找帅哥猛男配合练习。只要练会了,天下的男人,无不供我驱策。我于是就买了下来。可惜到了金城,没一个男人肯配合我练此功的,连小二也不肯帮我找帅哥。你说晦不晦气?

我说:……这功夫……你现在练,确实早了点。不如先跟我下楼,看他们比武聊天,好不好?

和爱莱下楼来,果然大厅里已是一派热闹景象。张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人。水下看鱼跟我打个招呼,介绍了下大概都是哪些客人。

百金又来了,旁边两个干妹子皆是美女——若如是和霍七。但百金频频向另一张桌子上的我有点鸡冻示意微笑——鸡冻齐刘海,长发披肩,一张俏脸圆润水灵,目若寒星,直向百金作鬼脸。颜二坐在鸡冻身边,对百金怒目而视,并用口型在空气中说:鸡~~冻~~是~~我~~的~~人。

清风笑豪情,小言,招招成圆坐在一个桌边喝酒论时政,但提到历史和朝廷时,意见不合,时不时吵将起来。

一个旧衫的算命先生,与风流少帅坐在一起,瘦削平和,听说他叫逍遥游侠。他在与少帅讲些什么,少帅频频点头 ,若有所悟。

厅中,一个红衣女子很引人注目,瓜子脸,水蛇腰,身着华贵,坐在最好的一张桌子前,面前无数美食美味,但没见动过分毫。她手握一把金柄小剑,上镶一枚明珠,不住把玩,并以不屑的目光扫视全厅,低低地斥一句:这帮农民,粗人,低智商!旁边的貌似犀牛陪笑道,是是,查查说得对,说得好,说得呱呱叫。

一个小二跑过来对看鱼说:紫色双姝又来了,又点了怪异的食物,咋办呢?

我问:鱼哥,紫色双姝是谁?
看鱼说:就是幽冥紫妖和JUDY阿紫两姐妹,古灵精怪,喜欢给人出难题。不怕,小二,你去找三掌柜,他一定有办法。

说话间,一个圆脸青衫的年轻男子从后厨走出来,袖子上还沾着一点面粉,笑道:紫色双姝又点什么怪东西了?

小二说:三当家的,幽冥紫妖要吃猫路过饼,阿紫要吃雪落无痕。

劳尔说:好办,你烙两只白面饼来,我自有分晓。

不多会,白面饼烙好了。劳尔拿过一只竹筷,沾了些食油,在其中一张饼上点出一路梅花形状。又拿过糖罐,往另一张饼上均匀地洒上糖霜。笑道:猫路过饼与雪落无痕做好了,给她们端去!

阿紫一见这两只饼,直拍案大笑:哈哈   哈哈,劳尔我爱你!!

劳尔说:别,你爱吃饼就行了。客人满意是我们的最高宗旨,客人是玉皇大帝。

我问鱼哥:不是说钢筋与52要比试么?什么时间开始?
鱼哥说:八点开始。钢筋家住得远,还没赶到。你看,52正在准备呢。

果然,只见华音天问,蝴蝶,杜半杰等人正在52身边,帮他捏胳膊打气,还纷纷出主意:振作点,面色要红润,神情要阳刚,头发乱点会不会更有气势?…………要不给你扑点粉吧?
52还是一袭白衫,闻言跳起来:老子是纯爷们,扑个锤子粉撒!!

那边厢,若如是与百金对诗饮酒正开心,忽而似不胜酒力,一张俏脸红扑扑地,斜斜地直朝百金肩膀倚去:百金哥哥,奴家有点头晕了~~霍七冷眼在旁,哼了一声。百金讪讪地迅速躲开若如是花枝般的身子,以手扶住她,说:那就喝点茶解解酒,小二,来碗解酒汤!快点!

我跟爱莱找到小蓝,林少侠,阿青的座位,一起坐下。同座的还有浓睡,她跟林少很熟,两人嘻嘻哈哈地在讲什么,还互相喂牛肉片吃,笑成一团,阿青喃喃道:肉麻,肉麻。

小蓝见我坐下,白了一眼。然后马上换上笑脸:这位小妹妹叫爱莱吧,要吃什么菜喝什么饮料啊,我帮你点呢?橙汁好不好?加冰不?两块冰好不好?三块冰会不会太冰了?一块冰会不会不够冰啊?

我忿然:为什么你一见到我,就恶声恶气,见到别的妹妹,就语笑晏晏?厚此薄彼?
小蓝说:你管不着,我愿意。你还不是一样,见到帅哥就挪不动步了?
我怒道:我哪有?!
一天之内被他嘲讽冷落几次,心中愤懑已满溢,直气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但人多,不好意思落下泪来,只用力忍着。

这时,店门口重重的脚步声响,一个铁塔似的大汉走进来,高大魁梧,满面于思,一双眸子精光四射,悍然四顾,只在屋里一扫,屋内的划拳声,辩论声,推杯换盏声便低了许多。

我左邻桌是百金,右邻桌是查沧珊。百金见多识广,和气有加。于是问百金:这是谁?
百金说:这是本城的大恶人,扶霄。最爱吵架打架,调戏女子。
我说:看上去只是壮了些,也不怎么恶……
小蓝在旁用力地哼了一声:看吧,一见到新鲜的帅哥就东打听
西打听,要不要我帮你去要张名片,要个手机号啊?!QQ要不要?

我气得一拍桌子:好,你既然这么讨厌我……以后也别理我了!

我掏出短刀,站起身来,对着刚进门的大汉大喝一声:扶霄,我要和你一决生死!!

那大汉刚要走到向他挥手示意的华音天问桌旁,闻言站住 ,愣了一下,说: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和你一决生死?

我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你不是本城的大恶人么?我是新来的,当我菜鸟要扬名立万也好,不知死活也罢,反正跟我打一场吧,出出我胸口的恶气!

扶霄说: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恶气,又不是我惹的。再说,哈哈,谁说我是大恶人了?

华音天问等客人也大笑,说:扶霄的恶名真是远扬,连今天下午刚到本城的姑娘都知道了。

扶霄也笑道:对,我是大恶人,你们都是大好人。没有我这个大恶人,哪能显出你们这些大好人来?哈哈。

52,华音,蝴蝶等人笑着把扶霄让到桌前:别跟女流之辈一般见识。来,喝酒下棋,今天老子要杀你三百回合。

我站在厅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觉得难堪之极,面上火辣辣的,直想用手中的短刀,在地上挖个洞钻下去。

忽然,有人拉拉我的手,说:回去坐吧,还嫌不丢人?

却是小蓝。他斜眼看我,唇边却带笑意,手指勾动我的小拇指,一股暖流传过来。
我甩开他的手,恨恨地说:不用你管,让我丢人丢死,让人杀了才好!
小蓝说:好好,我不气你了。看你那傻样。来,回来坐,乖啊。听话。

我叹口气。退回桌边。百金说:不好意思啊,脆儿脆,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扶霄外号是“三不NC哥”,并不是什么大恶人。

我闷闷地问:什么三不NC哥?

百金说:他到处挑衅,叫人家NC。不过打架不见血,吵架不骂脏字,虽常调戏女子,也从不带人家开房。故而叫“三不NC哥”。

我笑笑。又喊鱼哥:下午那茴香豆很好吃,再给我上盘吧。

鱼哥说:今晚生意好,只剩一盘豆子了。就给你吧。说罢不断
咳着。

我说:鱼哥,既然你身体欠佳,为什么不趁二三掌柜都在,去歇歇呢?

鱼哥微笑着说:一会钢筋会来与52比试,肯定有趣。我无妻无子,又没什么特别嗜好。一个人回去,又有什么乐趣呢。不如与大家一起说说笑笑,热闹着,挨过这一天又一天。
说罢,拍拍我肩膀。我看着他,想,这个平和淡定的大哥,心里一定也有不为人知的寂寞凄凉吧。

众人说:时辰马上就要到了,钢筋圣斗士怎么还没到场?莫非是怯了?

林少说:不可能,钢筋是我的兄弟 ,堂堂东北大汉,怎么会怯场?一定在精挑细选,以最佳装备最佳状态来对战。

门口人影晃动,大家齐说:钢筋来了!

进得门来的,却不是钢筋圣斗士。而是一个年轻和尚。敛首低眉,宝相庄严,一袭旧僧服,却是干干净净,缓步走进客栈,在最靠墙的位置,坐了下来。

让众人惊奇的,却不是这个和尚,而是跟在他后面,走进来的这个人。

这是个女人,身穿粉红色荷叶边长裙,鬓边松松地戴一只青玉簪,除此之外,没其他饰物。只见她,容颜秀丽,气质温婉,轻轻走进来,唇边含笑,眼神温柔如水,在屋里一扫,似乎每个角角落落,闲杂人等,都被这水一样的眼神含笑招呼过了,人们只觉得仿佛在暖汤中泡过一般,周身顿觉热乎乎,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愉悦。

百金一见这女子,立刻起身打招呼:锦绣,你来了!

被唤作锦绣的女子对百金点点头:表哥,你也在。

我笑着问阿青:是不是本城所有美女,都与百金沾亲带故的啊?

阿青笑:也许可能大概八成是的。

锦绣不向百金桌边移步,却走向那和尚的旁边 。坐下,一边叫了一壶茶,倒满两只杯子,双手递给那和尚。然后托着腮,只顾深情款款地看着他。

那和尚低首道:阿弥托佛。女施主跟了我七个寨子,八个城镇,风尘仆仆?何苦来哉?

锦绣说:潜水员大师,你既然六根清净,何必管我跟不跟着你,苦不苦?

潜水员说:阿弥托佛,女施主,你这样执著,也是没有用的,我已将此身敬献给佛主,从此是不问世间俗人俗事的了。

锦绣说:我没让你堕到人间烟火里,污了贱了。只是想跟着你,陪着你,看着你,跟你说话,这过份么?

潜水员说:阿弥托佛,劝告女施主,不要做无谓之事,荒度青春年华。

锦绣说:我为你荒度青春,你感到心中怜惜,有愧?又怎能算心无尘埃?

潜水员叹口气,似乎无话可驳,又不敢去接触锦绣的眼神 。只低头念佛。

我笑着:大师,我叫脆儿脆。“你既然心中爱她美丽 ,又何必嘴上装四大皆空?”

潜水员说:这位脆施主,悟空传是离经叛道之作,我们出家人一向是不赞同的。

我说:你连悟空传都知道,怎么会忘了感情?她这么温柔美丽,又这么喜欢你,你试一下,会死啊?

潜水员:阿弥托佛。既然不会有结果,何必误人误已,玷污佛祖?

我还待再说,小蓝捅了我手臂一下:别那么多话,人家的事,人家心 里清楚。

我笑着说:我不是要逼让他娶她,也没这本事。只是想到了虚竹和尚。想挑衅他,让他先生气,犯了嗔戒,然后一戒一戒犯下去,最后不得不还俗/哈哈。

旁边走过一个男子,端着一杯酒,说:感情的事很微妙,有很多主观客观的因素在。不是两情相悦,就可以无阻无碍的在一起。

我想了想:你说得对。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

那男子笑笑:我叫KK,在谜楼做事的。有空来玩啊。谜楼掌柜的不懂姐也很好客的。

我说:好的。我有空一定去。

只是看向锦绣,那么美 ,那么好,那么深情,但痴对着一个冷冰冰的和尚,未免有些令人叹息。

和尚站起来,又走出去,锦绣说:各位谢了,表哥,我走了。我还要再跟着他去。

我说:你真行。祝你有志者事竞成。

锦绣冲我眨眨眼:你知道么?我跟了他一路,一共五十三天。他一共回头看了我三十八 次,跟我说过二十四次话。你想,这又是为什么?

我俩相视一笑。拱手道别。


未完待续……

原帖:http://tieba.baidu.com/f?kz=974852957

本文链接:http://www.icoa.cn/a/445.html
关键词: 金庸   脆哥   脆儿脆   回忆录   金吧  
上一篇:虚假的繁荣 Alexa第754,173名
下一篇:Alexa排名更新
相关文章
·呃,电信运营商也插广告…… 2010-02-23 16:58:18
·逍遥峡谷把首页顶部的Banner广告去掉了 2011-12-02 16:36:15
·包含科幻+言情+武侠+恐怖+历史+灾难的短剧本 2009-07-31 13:45:09
·今天看到一个留言,感觉帮助人真是最快乐的 2011-11-13 11:11:31
·Where is the baby? 2009-07-31 13:42:09
·我最早期胡乱做的一些PS图片 2009-07-31 13:32:58
·给登徒子翻案,登徒子并非好色之徒(凑) 2009-07-31 13:32:07
·看看你有没有强迫症?反正按这个测试我有~` 2011-02-18 11:54:17
文章评论
不知转入此中来<2011-01-12 16:48:49>评论说:
哈哈~

共有1条评论(点击查看)



1715

逍遥峡谷 逍遥乱弹 张立博 飓风团队 爱之路 酷品优选 宝贝派 张子涵


版权所有©逍遥峡谷 Copyright©Canyon of Airily 冀ICP备06033848号